补习班的长桌子

补习班的家长等待区有了一张新的长桌和八把椅子,这令陪读的家长们欣喜若狂。

一个星期前家长代表跟补习班的校长反映情况,说你们学校连个给家长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辛苦陪读三小时,就让我们站着,而且大门还漏风,这大冬天的夜里太辛苦了。

这番说辞校长还是听进去了。这周再来上课的时候,大门口就加了厚布门帘。虽然进门推门帘的时候差点被反作用力拍倒,但它的隔热效果是很好的 — 进门之后就可以脱掉羽绒服了。

更受家长欢迎的当属这张长桌了 — 它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家具城很常见的那种黄色胶合板做成的桌子,有的地方贴皮都裂开了。椅子的外观和质量也都不怎么好,塑料做的,很轻薄,仿佛稍微用力坐就会把它坐烂成一堆塑料和金属。

可家长们就是很喜欢它,因为桌面上可以摆东西。陪读的家长们都大包小包的,除了自己的包,还有孩子的包,还有孩子没来得及吃的晚餐和矿泉水。有的家长把脱下来的羽绒服也放在上面。有的家长带着从超市买的菜。有的家长把笔记本电脑掏出来工作。有的家长掏出一次性洗手液洗手。

八个座位显然是不够的。有人开始从旁边教室拿椅子,然后硬是塞入八把椅子中间的空隙。他往里挤的时候也不说话,期待着旁边的家长能稍微侧个身给他腾出地方,毕竟大家都是同病相怜,谁没体会过在穿着羽绒服还冻得打战的屋子里站三个小时啊。

可他显然高估了其他人的同理心,低估了他们的占有欲。

对于其他人来讲,与另外七个人分享桌子已经很不情愿了,怎么可能再让地方给后来的人?因此他们非但没往两边挪,反倒往中间挤了挤,用身体语言劝说后来者放弃努力。

身体语言暗示最后变成了语言暗示、语言明示,再到肢体冲突。

校长跑过来,看到地上已经解体的椅子和大打出手的家长,气得(也可能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课的孩子们也跑出来看热闹。打架的家长怕被自己孩子看见,就暂时住了手。可仍然面红耳赤,嘴里念念有词,想必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词。

校长不得不临时制定了新的规定:大家轮流坐,每人每次最多三十分钟。

这一举措平息了现场的混乱。热心的家长们七手八脚地把坏掉的椅子从地上拿起来复原,然后又摆回桌边。八个人再次坐到桌边,忙起自己手头的事。

你要是这时候过来,就会看到一副荒诞的景象:每一位坐着的家长都在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吃饭、看书、刷手机、工作、发呆、睡觉。而每个人后面都站着好几个排队的人,他们期待着属于自己的时间快点到来,这样就能把手上拿着的大包小包、微波炉烤箱、电脑和平板一股脑放在桌面上开启自己的三十分钟了。

倒计时在头顶嘀嗒嘀嗒地响,每个人脸上都显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Subscribe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