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可能是白天喝太多咖啡,也可能是屋子里太闷热,我的意识离开了身体,身体悬浮在空中。

熄灯后屋子里还有很多光线:从窗外钻进来的淡黄色光和加湿器指示灯发出的微蓝色光混在一起,它们跳跃过天花板上几何形的阴影后停在门框的亮面上,静静地打量我。

还有各种声音:楼下人的交谈、楼上小孩的哭闹、冰箱电机的嗡嗡声、熬着粥的锅发出咕噜声、加湿器的嘶嘶声、客厅挂钟的咔哒声、汽车划破空气的声音、我的呼吸声... 每一种声音都变得异常清晰,它们拧成粗粗的一束,仿佛要与光线在不同维度上对抗。

我试图在脑海里组织上面这段文字,却总是忍不住想起在吃早饭时听到的广播:“德国人偏爱啤酒、香肠、猪肘和马铃薯,这些食物里都含有丰富的蛋白质。”

我又听见飘渺的钟声从什刹海方向传来,像是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互相搀扶着缓步踏过石板路的声音,像是蜜蜂采蜜的声音,也像是雪飘落在冰冻湖面上的声音。

想起自己不愿想起的故事,想起工作,想起公交车上一张张戴口罩的面孔。

干燥而闷热的空气里混杂着水果和面包香气,也许我做梦了,梦里我关闭了五感,用心灵直接对抗数据比特洪流,赢了的一方可以获得一块“芒芒哒”作为奖品。

想起伊犁的草原,广阔的天空下站着一位牧人,他冷酷的脸藏在黑色的帽檐下,神情就像是你的未来。未来仿佛在闪光,先是淡黄色,又渐渐变为微蓝色,命运的船在光线里隐去身影。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Subscribe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