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窗前有一根黑色的电线从上面垂下来,连接到左侧的空调外机上。这根黑色的线将窗口的景致分割成两半。

近处的一棵大柳树已掉光了叶子,五根粗大的枝桠沉默地伸向天空,其上生出的细小枝条先是往上生长了一段,后由于禁受不住大地的重量而垂落下来,在风中微微的颤抖。

草皮稀稀落落的,绿色夹杂着枯黄,在褐色的地面上铺展开来。

柳树的左右两侧各有两棵高高瘦瘦的松树,它们在这寒冬里依旧保持着枝叶茂盛。一片细小的竹子被围起来,在地面投射成一个圆形区域。由于叶子稀少、细小,这些紧紧挨在一起的竹子就像一把弱不禁风的竹签插在地上。

灰白色步道上走过一个穿着红色靴子拎着塑料袋的女人,一个拄着拐杖悠然自得的老人,一个牵着小狗穿着拖鞋的男人和无数穿着黑白灰的年轻男女。

对面是几幢橙色的高楼,错落的立着,墨绿色的窗户镶着白边。夕阳的金光照在其中一面墙上,颜色非常柔和。盯着这光线,最能感到时间的流逝。在我写这段文字时,光迅速暗淡下去,窗口变成墨绿的冷光。这光接着跳到再远处的楼面上,但不消一分钟,它就又溜走了,像是一只光之手轻轻拂过楼面。

等到天更暗一些,几只喜鹊就飞了过来,有的贴着地面飞,有的绕着枝头飞,它们在某一棵树上停留片刻,之后就化做一个个小黑影,从窗前穿梭而过。

它们飞走后,一群麻雀飞了过来。鸟群在空中急速飞舞、转向,组合成神秘的几何图形。这个像细胞一般不断变换形状的鸟群,在发掘出隐藏于这片空间的巨大秘密后,就四散不见了。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