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风筝

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天气转暖,女儿提出去公园放风筝。

公园有个人工湖,到了冬天就会干涸见底。湖中间尚有一小块前些日子遗留下来的人造冰面。太阳的热力让冰开始融化,露出下面的烂泥。有人仍恋恋不舍,在冰面上费力地推雪车和轮胎,但我看体验不怎么好,磕磕绊绊的。冰已经不太滑了。更多的人则在干燥的地面上散步或者安静地晒太阳。

我们也下到干燥平坦的湖底。这里没遮挡,适合放风筝。问题是,根本没有风。等我们把风筝掏出来,搭好骨架,挂好线,还是没风。女儿已经等不及了,我就拉着风筝来回跑了几圈做做样子。人一停下来,风筝也晃晃悠悠的掉下来了。

等风来,是唯一的选择。事情不会总是按照计划发生,人生就是这样,失望也没用。

我们支起野餐用的小折叠凳,像老人一样坐下来晒太阳。光线温暖明亮,沐浴其中非常舒适,眯起眼睛感觉都要睡着了。

太阳升上半空,身上热起来,我们纷纷脱掉了外套。正要打开书包搜寻零食,突然感觉后颈一阵凉意。风来了!机会来了要抓住,我赶紧拿起风筝,放手、拉线、放线,配合脚步移动,它飞上去了!我能感觉到线在用力拉我的手,我缓缓放线,放一下停一下,风筝越飞越高。大约放了十米左右的线,突然线上的力道就消失了。糟糕,风停了。这阵风也太短促了。

眼看着半空中的线下垂弧度越来越大,风筝歪歪扭扭的往下栽,我只得赶紧收线,并在心里祈祷再来一阵风吧。

女儿跑到我身边,“爸爸,风筝怎么不飞了?让它再飞高一点。”

我说,“没风了。跟我一起祈祷再来一阵风吧。”

我有节奏的低声喊起来,“快来风!快来风!”

女儿也跟着我的节奏,大声喊起来。

还真把风给喊来了。

我又感到后颈发凉,手上的线突然绷紧了。抬头一看,风筝正努力向上蹿。我松开线圈,哗啦一下,风筝一下子上升了好多。线源源不断的跑出去,我抓住线圈,控制它缓缓上升。

“哇,好高啊!”女儿这下高兴了。

我把线圈递给她,让她感受一下。她不太敢接,就像我交到她手里的线圈是一件易碎的瓷器。

“我不敢放。要是风筝飞走了怎么办?”

“没事,线在你手里,它飞不走的。”

“我要是拉不住怎么办?”

“我在旁边看着,你拉不住的时候我来帮你。”

几番劝说,她才接过了线圈。我教她放线、收线。她小心翼翼地操作着,试图建立手上动作和风筝行为之间的联系。

风大的时候我教她放线。她激动地说:“不行,不行,不要让它飞那么高,就这样飞一会儿就行了。”看得出来,她生怕风筝飞走。

过了一会儿,她就把线圈交还给我。手握线圈让她精神紧张,可能她觉得掌握风筝命运这件事带给她太大压力了。

我刚接过线圈,女儿就飞奔到妈妈那里玩起了彩色丝带。她对放风筝这件事已经失去了兴趣。

我拿着线圈,盯着风筝看了一会儿。

几个带孩子的家长看见我在放风筝,也纷纷去买了风筝来放。

我记得很多书里都把孩子比喻成风筝,说她们无论走多远,线都还在父母手上。我其实不太认同,我觉得孩子大了自然就独立了,她是个独立的个体,不需要谁握着什么线。

风又小了,我缓缓将线收回,举着风筝走向让丝带飞舞的母女两人。

看到我过来,女儿说:“你不放了?”

我说:“嗯,今天先放到这儿吧。”

image descrip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Subscribe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