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

我站在天桥上看着远大路上的车灯慢慢连成一串,远处的天由深蓝色变成黑色,几颗寒星在天幕上眨眼。

直行道上有一辆汽车想要加塞到左转道,后面排队的车全部摁响喇叭以示抗议。加塞的车沮丧的放弃了,轰得一声赌气似的朝前开去。

购物中心的电子屏上播放着无趣的广告,影像以一种含蓄的方式试图在人们心中把高品质生活与某个品牌联系起来。

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往北边走去。女孩刚下钢琴课,拉着妈妈要去对面商场里吃晚餐。女人一边被动地跟着走,一边询问女儿上课的表现,从她脸上的表情看,似乎不太满意。但风太大,没等我听清后面的内容她们就走远了。

一个男人急匆匆地从我面前经过,往南边跑去。他戴着帽子和眼镜,用围巾围着脸。低头看手机的时候手机的亮光就映在他的眼镜上。他在看时间,可能孩子快下课了。从他匆忙的脚步来看,他也许会迟到。迎接他的将是孩子焦急的等待。他会为迟到感到深深的自责,也会对之前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找到停车位而感到懊恼。

钢琴学校的前台摆着一个大鱼缸,里面有很多条金鱼。不管是红色、白色、大的、小的,都悠闲的吐着泡泡。如果它们通人性,它们就会看到那个迟到了的男人无力地跟孩子道歉,也会看到连续上了八个小时课的老师们干着嘴唇哑着嗓子在教室外跟家长沟通孩子的情况。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它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忙碌的人类都是为了什么而忙碌。

我感到头晕,路上的车灯变得模糊,就算我使劲揉眼睛也没有任何好转。风吹过来,树叶摇晃,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我扶住头上的帽子,生怕它被风吹掉了。

一时间我忘了自己要往哪个方向走。北边是商场,南边是钢琴学校。天桥像是一个孤岛,让我独自漂浮在事物的上方。

我想起刚才读的书,书里有一段描写一个年轻人在台北租房的情节。那个年轻人曾爬上楼顶,张望台北的夜色。他的所见或许与这个天桥上看到的景色有几分相似。

我看到一弯新月升上了天空,想起来我是要往北走。我来到停车场,却到处都找不到车钥匙。

商场大门透出五颜六色的光打在我的脸上,我愣在原地。四周的喧嚣声离我远了些。我怎么也搞不懂,钥匙是什么时候弄没的呢。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

Subscribe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