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没大脑,但它们有智能
它们没大脑,但它们有智能 Cover

它们没大脑,但它们有智能

[意]斯特凡诺·曼库索 / [意]亚历山德拉·维奥拉
植物没有一个我们执念的“大脑”,但若把智能定义为“解决问题的能力”,那么植物就是智能的。

它们没大脑,但它们有智能

植物 —— 这种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时常被我们忽略的生物 —— 是有智能的吗?路边的树木和花草有智能吗?

植物与人类如此不同,无论是形态、运动能力还是构造上都与人类相去甚远,我们为什么要关心植物?人类才是智慧生物,我们位于食物链顶端,我们才是地球的主宰不是吗?

看到下面的事实,你还会这样想吗?

植物占据地球生物量(biomass)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五。如果一百是所有生物的总重,那么根据各种估计,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五到九十九点九都是植物,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只是微量(只占了差不多零点一到零点五的分量)。

如果你是一个外星人,在观察地球时有上述结论,你认为谁是地球的主宰,人类还是植物?

在这本小册子里,作者分析了植物在科学界一直不受重视的社会和文化因素,并用一系列的科学研究成果(当然也有部分推测)佐证了植物也拥有五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虽然形式与我们想象的不同 —— 我们会下意识地用人类的感官系统来推测其他生物的感官系统,要跳出这种“人类中心”的意识并不容易。

在漫长的进化道路上,植物选择了与动物完全不同的进化方向。无法移动(或移动得非常缓慢)使得它们拥有了动物所没有的能力。植物不像动物那样有很多负责某项特定功能的身体器官,它们的感觉和信息处理功能分布于全身,形成了一种类似互联网的模块化分布式结构。一株植物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系统,像一群聚居的蚂蚁或蜜蜂。因为这种特殊的生理特点,即使植株大部分被破坏,也不会令其陷入死亡的境地。某些植物甚至能凭着幸存的一小段长回原来的样子。

在“植物的沟通”一节里,作者讨论了很多植物内部、植物之间以及植物和动物之间存在交流的案例。特别是植物利用小动物来授粉和传播种子以达到繁殖目的时,其中一个蜂兰利用拟态进行欺骗的例子让人惊掉下巴。

蜂兰的花朵能够很好的模拟某种非群居性的雌性膜翅目昆虫的形态。不仅如此,除了模拟雌性昆虫的外形,兰花还模拟其膜翅花纹、表皮(包括身体那种毛绒感),甚至气味 — 一种雌蜂寻求交配时会产生的信息素。蜂兰可以说做到了三重拟态,体形和颜色、绒毛体表以及特殊气味。一切都如此逼真生动,雄峰无力分辨,于是飞向花儿,有的甚至会在花上完成交配动作。

这种赤裸裸的骗术甚至颠倒了现实,因为当蜂兰开放时,雄蜂跟花交配的愿望甚至超过对自己种族的雌蜂。当雄蜂专注地和它以为的雌蜂交配时,花内有管道弹出花粉包撒在雄蜂的头部,使得它离开时身上肯定已经沾满花粉,且短时间内无法除去,这位“私通者”就会带着这包花粉访问下一朵花……

😱 即使在自以为是的人类看来,这也是很高级的骗术了。

虽然这个例子有些负面,雄蜂帮了忙却没获得“报酬”,但大部分植物都会选择和动物互利共赢 —— 动物帮助授粉或搬运种子,同时获得花蜜或果实作为食物。

最后,作者讨论了“智能”的定义,并在一个比较宽泛的范围内讨论植物的智能。如作者所讲,如果我们能认可“图灵测试”来判断机器智能或人工智能,为什么不能接受智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呢?相比动物,人类对植物了解如此之少,以至于接受“植物智能说”非常困难。

作者又把植物智能和外星人智能做了类比:

... 为什么在另一个星球上、在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在完全不同的条件下演化出的智能生物,会和我们一样使用声波来沟通?声音、广播、电视都是基于波的传播。而其他生物,包括植物在内,会使用其他的交流手段,比如基于化学分子的沟通。这些都是非常有效的手段,适合传递信息,但我们对此所知甚少,即使地球上无数的物种正在使用着。

对我们来说,植物智能看起来像外星智能的两点是,它们比我们行动得慢,以及缺乏像我们一样单独的器官。试想假如它们源起及演化于许多光年以外会怎样?正是因为植物在形体上和基因上与我们非常不同,它们才可能作为研究智能的重要模型,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在太空中寻找外星人的方式和工具。

植物为人类提供了粮食和化石燃料,是动物赖以生存的基础,它们连接了动物和太阳。对这种高度进化的生命体,我们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和重视。

在理解与人类“不同”的物种及文明上,我们还有很强的文化惯性要克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本书翻译非常流畅,阅读体验极佳。借用序言里的一段话向你们推荐这本书:

暂且放下我们习惯的人类中心论几个小时,走进这个更丰富、更神奇的世界。你不会后悔,眼中的世界也将从此不同。